顾顾的cp你别拆

空有脑洞无限大,奈何文笔是个渣

想不通,lof两个号,都没绑定手机,一个可以发东西,一个不可以。

午夜脑洞一个
小老虎夏常安x大灰狼北野

心理罪第二季的唐悠是什么啊!性格这么不讨喜,救人事关重大在那里叨逼叨个没完,完全不尊重人的抬杠,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见就烦烦烦!

另外,请注重案子好吗,各方面的刻意的情感还是算了。

【逸真】他和他的故事(完结)

写在前面

在我看来老夫老夫有矛盾,有什么不是来一发就能解决的呢╮(╯_╰)╭

然而。我。并没有。开车。

拉灯嘿嘿嘿。

未免战线拉太长,快速的完结了(「・ω・)「嘿

不虐不虐,这就是一个小甜饼

==========
他和他的故事05

羽还真是被热醒的。

雨下了一夜,到清晨时终于停了,雨后特有的泥土气息混合着桂花香带着清新甜蜜的味道。窗帘随着微风的吹拂微微飘荡,有几缕风吹过羽还真额前的碎发,痒痒的感觉让羽还真不得不睁开眼睛。

保持一个姿势睡得太久,羽还真觉得浑身酸软的很,正想换个姿势就碰到了抱在自己腰间的手。

“早啊。”

风天逸昨夜并没有回家,现在的他正一手紧箍着羽还真的腰,精壮宽广的胸膛贴着羽还真光裸的后背。刚睡醒的风天逸嗓音里还带着沙哑低沉的磁性,一句贴在耳边似有若无的问候,成功的让羽还真双耳发烫。

迷离的夜晚总是令人沉醉的,关上客房门的瞬间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一个主动出击,一个守而不攻;一个猛烈攻击,一个招架无力。两人交换着呼吸撞击在试衣镜前,撕扯着湿透粘腻在身的衣物,一切显得激烈而又温柔。不知是谁领着谁躺上了一片柔软,也不知是谁的手指与舌尖撩拨的一室旖旎。

只不过才堪堪过了一秒钟的时间,羽还真的脑海里却是闪现了昨夜发生的种种。霎时觉得耳边一声“早安”犹如闪电炸裂开来,又如同羽毛搔痒性感的要命。

“啊!”见羽还真想要起身逃跑,风天逸一个翻身,爬上了羽还真的上方,一双大手一左一右的抓住了羽还真的双手。

“早上好啊,我的阿真。”

风天逸低下头一边用鼻尖在羽还真耳鬓边轻轻厮磨着,一边说着在羽还真听来最为动听的情话。

“这段时间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像现在这样和你一起醒来。”

羽还真觉得自己的鼻头有些酸,一直以来自己的胡思乱想,真的只是胡思乱想而已。吸了吸鼻子,闻到的却是清甜的桂花芬芳。

“抱着你,看着你睡觉时安稳的样子,听着你因为我而安心的呼吸声。”

风天逸对自己一直都是这么的温柔。他的小气,他的邋遢,他的懒惰,他的幼稚,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

“对我来说,这就是世上最幸福的时刻。”

我的幸福就是你,开心是你,难过是你,快乐是你,哭泣是你。

“所以,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哈?这么突然!

羽还真从害羞到感动再到惊讶的样子,一丝不落的看在了风天逸好看的眸子里。风天逸觉得羽还真的反应可爱到不行,早已退去稚气的脸庞仍然像个软糯香甜的小糖包,这样想着,风天逸情不自禁的就咬上了羽还真圆润的鼻尖。

“嗯~牛奶味的。”风天逸抬起头看向羽还真,笑着做满足状。

此时的羽还真早已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与风天逸十指相扣,周围包裹着的都是风天逸好闻安心的气息,这一刻耳边静的只有风天逸的心跳,没有什么理由,羽还真就知道这个心跳声在诉说着对自己的爱意。

羽还真仍然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抽出双手,拉下风天逸的脖子,吻上了风天逸的唇。他掀开被子,伸出一条腿勾住风天逸的腰,让风天逸离自已更近一些,一切的一切都在做着无声的邀请。

羽还真觉得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在海浪上颠簸摇摆不定,而风天逸就是就是那个撑船人,无论风天逸带领着他在这浩瀚无际的大海上要漂向何方,自己都愿意毫无保留,一心一意的跟着他。

也许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适合彼此了。羽还真从前的人生正是有了风天逸才变得鲜活美妙,风天逸往后的人生计划离开了羽还真就失去了可行性。他们养成了对方的习惯,两颗毫不相似有棱有角的石头,在相互的打磨下变成了最契合的圆。

没有人比我很了解你,没有人比你更知晓我。

因为我们的未来有彼此,遥远的明天也慢慢的变得清晰可见。

End
============
终于完结啦~感谢各位的支持!!!感谢基友的督促!!!

讲真我的文笔并不好,很担心会烂尾了,但要是能给大家传递逸真的万分之一的美好我就很开心了。

每一位的评论我都有仔细看,谢谢所有的评论和小红心。

也许大概有番外,如果没有的话大家就下次在别的文里相见吧!

爱大家(ʃƪ ˘ ³˘)啾❣。・゚♡

【逸真】他和他的故事04

写在前面
隔了一天没写,文风已经浪迹天涯了
到底有多少人想让羽皇吃牢饭!
好吧,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然后羽皇拽兮兮找朋友给解决了。
然而我还是放弃了。
酒驾只是打断一对老夫老夫吵架闹离婚的契机,私以为真是互相爱着多年的恋人,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分手的,反而很容易和好。只不过有人倔着要找台阶下而已,解释清楚了就都好啦。
废话不多说
==========
风天逸一早就发现羽还真有点不开心,他以为是因为自己最近太忙了,羽还真在怪自己抽不出时间陪他。风天逸特地悄悄买了两张飞机票,打算中秋带着羽还真外出旅游,可是现在飞机票还留在办公室抽屉,人却在大雨夜的路边对着仪器吹酒精度。

风天逸被查酒精度的时候羽还真非常的紧张。他想起晚饭时风天逸喝了一杯酒,虽然喝的不多但是如果被查出酒驾的话,被关起来可怎么好?羽还真无比的后悔,早知道之前就不要那么倔,这样风天逸就不会生气,也就不会超速被查了……现在想来之前那些真吵都显得那么可笑。

风天逸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故意慢慢拿过仪器,嘴巴说着和交警周旋的话,眼睛却在看着跟着他下车正别扭着脾气要给他撑伞的羽还真。

羽还真有个很可爱的小习惯,一紧张就喜欢揪头发,这会儿更是感觉头发都要揪没了。

呵呵,阿真在关心自己。

“根据你测出的酒精度,你属于饮酒驾驶。根据规定,我需要吊销你的驾驶证,扣走你的车。”

“好的,没问题。”

风天逸爽快的答应了交警的所有要求,也不叫车。他拉过还在和交警抗议下雨天怎么打到车回去的羽还真,开始往回走。

雨势渐微,淅淅沥沥的打在风天逸的西装上带着节奏的响声。

风天逸看着前方越走越快的羽还真,自己也是不紧不慢的跟着,来往车灯隔着雨雾打在羽还真的身上像是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圈。他从未想过,羽还真的心里会沉淀着这么多思绪。他自信自己和羽还真相互爱着彼此,甚至没有人会比他们更爱对方,可是又是因为什么让羽还真那么不自信?这感情说与不说当真相差这么大吗?

羽还真无意识地转着伞,下滑的雨滴随着圆周运动飘向了外侧。他的裤脚早已被皮鞋带起的水花溅的湿透。

自己真的要离开风天逸吗?昨天住在酒店里,羽还真失眠了一夜,多年来与风天逸的点点滴滴反反复复涌上心头如同节日里挂着的走马灯。风天逸那样好的家世,那样好的工作背景,那样好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自己而停驻呢?风天逸从不表示他的喜好就如同他从不和自己诉说对自己的感情。两个人在一起除了最开始激情,现在剩下的也只是习惯了。风天逸生活里一直是个怕麻烦的人,也许他早就烦了只是懒得和自己说分手呢?

羽还真想的认真,步子也随之慢了下来。风天逸见状却是加快了步伐赶上了羽还真,他一手覆上羽还真撑伞的手,一手揽过羽还真的肩,两人近的如同连体婴。

羽还真想要挣脱出风天逸的怀抱,却是无果,反而让风天逸揽得更紧。

“这雨太大了,借我一半吧。”
“……”都快停了。

“我明天还要去公司,可别感冒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要不我不去公司了,你想想去哪儿玩。”
“……”才不要。

早就知道羽还真别扭的小心思,风天逸早已下定决心好好的劝解他,在他看来老夫老夫的,吵架就当增进感情了。

“再往前走就是大路了,到时咱们打个车回家吧。”
“我要去酒店。”
“行啊,我陪你去把行李搬回家。”
“我要住在酒店里。”
“阿嚏!你看我都着凉了,要不我就送你到酒店。太晚我就不回家住你那儿。”
“我,住酒店!你,回家!”
“阿嚏!阿嚏!”
“你给我回家!”
“好好好……”

雨初歇,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阿真,我风天逸此生只有你一人,也只爱你一人。只要有你,我不惧万难;只要有你,一切都好。

tbc
==========
其实我真的很想打上完结!!!

【逸真】他和他的故事03(下)

写在前面
搞定下,出门浪~
话说有多少人看出来羽皇的羽毛胸针是真真做的?
羽皇也很委屈啊,真真想太多
==========
一辆轿车在大路上飞快的穿梭而过,对于道路两边的火树银花和闪烁霓虹毫无眷恋。

大雨冲刷在挡风玻璃上,又被雨刮器拍散在两边,在玻璃上画出了一个半圆。高档车的隔音效果不错,车门阻隔了外面的一切喧嚣,车里车外,仿若两个不同的世界。

羽还真自被风天逸塞进副驾驶座后就一言不发,他看着风天逸一辆辆超过前方所有的车,直至眼前只有一道暗色看不到头的路。

风天逸开着车穿过一条条隧道,橙黄色的警示灯在他的脸上明明暗暗看不出情绪。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嘴巴开阂几次也没吐出一个字。

风天逸打开收音机,喜庆的节日祝福从电台里放了出来,伴随着的还有十几年不变的传统背景音乐。

“那个……中秋节快乐。”
“嗯。”

“看不出来,你穿西装还挺帅的嘛。”
“谢谢。”

“你吃不惯牛排,等会儿我们去吃点什么吧,就你最爱的小面馆怎么样?”
“我不饿。”

羽还真油盐不进的样子让风天逸很是火大,可是又只是深深地呼几口气继续发问。

“你最近总是这样,谁惹你了吗?”
“……”

羽还真头靠着窗,自顾的看着手指并没有回答。

“我问你话呢!”

羽还真看了很久,默默地静了几秒才回出一个字。

“你。”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这个没有圆月的雨夜。

车内的风天逸对于身后一长串警示的汽车鸣笛声充耳不闻,他将羽还真压在副驾驶车门上,一手掐着羽还真的脸,恶狠狠地看着他的眼睛。

“你再说一遍!”

羽还真并不想哭的,他一直在对自己说冷静点,再冷静点,不过是在冷战而已,哭了就显得太软弱了。可是话刚一出口,就像是个开关,他声音带着哽咽,眼里含着泪水。

“就是你惹我了!你要是和我过不下去了我不勉强你!我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你去找愿意和你过的人过好啦!反正你身边也不缺女人!”

“我他妈什么时候说过和你过不下去了!”
风天逸一拳敲在玻璃上,心里也是气的不行。他搞不懂,突然之间冷淡的是他羽还真,说要分手的是他羽还真,离家出走的是他羽还真,放下自己去联谊的还是他羽还真,到头来怎么成了自己的问题了?

“你这样有意思嘛?”
风天逸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哪里做的不对,他每天辛辛苦苦的奋斗,努力做得更好,他想承担下一切重担让羽还真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自己到底还要怎么样?

“我受够了每天对着一个空房子!受够了你的逢场作戏!受够了时不时看到你衬衫上的口红印!”

羽还真很讨厌现在的自己,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无理取闹的怨妇。他心里相信着风天逸的忠诚,可又怀疑着将来某一天是否就会被取代。他们之间除了彼此没有任何联系,他们没有结婚证,没有孩子,没有家人认可。可要是那一天风天逸想要这些了怎么办?外面有多少女人可以满足风天逸的这些要求?

“羽还真你能不能讲道理!是我不愿意公开我们的关系吗!”

自从确认关系,风天逸就打算公开,可是羽还真担心风天逸刚起步的事业总是说再等一等,等到风天逸强大到谁都撼动不了再说。再后来,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多年,默契程度好比左右手,风天逸便觉得一本证明算不得什么,只要二人感情是真的,这么过下去怎么都是过日子。

羽还真张了张嘴正想说话,就听见了车外的敲窗声。风天逸坐回原位,理好衣服打开了车窗。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发现您一路上闯了三个红灯而且超速百分之五十,麻烦您配合一下,下来测下酒精度。”

tbc
=======

【逸真】他和他的故事3(上)

写在前面
今天先更新一部分吧,本来打算全更完的但是现实中要过中秋没办法更了。明天更了下半部分以后就要停更几天,因为我要出门去杭州玩几天。我尽量让真真和羽皇在国庆前搞好关系然后出门浪。
=========
羽还真自从被同事牵引着来到餐桌前坐下还未多久就后悔了。

这次中秋夜聚餐,选址在南羽都最有饮食特色的西餐厅,曾经他和风天逸来过一次,在公司刚步入正轨的时候。

那时风天逸虽然离家创业生活过得没那么舒适,可是人家好歹还是大少爷出生,翻出一套得体的西装坐在餐桌上,举手投足间都是说不出的高贵与优雅。

反倒是自己,一个小暴发户的私生子,从小不受家人待见,连去像模像样的饭店都没几次,更别说是这种高档的西餐厅了,生涩地学着风天逸用刀叉的时候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呢?这些东西有什么好吃的,装模作样还吃不饱,还不如回家炖西红柿牛腩。

最后羽还真还是在风天逸手把手的教导下学会了用刀叉,因为风天逸说以后应酬的日子多,这是餐桌上起码的礼貌。

当然这些回忆并不是羽还真后悔的原因。
羽还真虽然迟钝,但是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妆容精致,衣着漂亮礼服裙的女性明显比男士多,他就猜到今天晚上大概是个联谊会了。羽还真不自主的拉了拉脖子上的领带,感觉能够呼吸顺畅一点。

要说羽还真的魅力如何,今晚来的10个女生,至少有一半是为了他。

很尴尬,羽还真左右前方都坐着女生,一个给他倒酒,一个给他配菜,还有一个不停的撩头发露出美丽的侧脸。

至于为什么会得这么多女生青睐,因为羽还真看上去温柔体贴尊重女性,更重要的还是个直男。嗯,起码在大家看来是直男。

“羽组长,你拿餐具的姿势好优雅啊。”

“嗯,有学过一段时间。”
天晓得为了拿好刀叉,被风天逸打了多少次手。

“羽组长对红酒也很有研究呢。”

“还行吧。”
这么难喝的东西也只有风天逸爱喝。

“羽组长,听说你分手了。你有打算进入下一段恋情吗?”

“咳……”
妈呀,这么贵的红酒被浪费了!

还未等羽还真开口说话,羽还真身后就伸出一只拿着香槟的手,和最后一个问话的姑娘轻轻碰了杯。

“谁说他分手了?我怎么不知道?”

来人正是风天逸,头发一丝不苟的梳起,他今日穿着白色衬衫外搭一套青色条纹西装,胸前别着一个精致的羽毛胸针,看样子还是个手工定制品,领带是灰色带着星辰暗纹,两只袖口还分别别了与胸针搭配的黑宝石羽毛袖扣。看得出,风天逸是特地打扮过的,嚣张的像只斗艳的公孔雀。

风天逸站起身嘴上噙着笑,笑得餐桌上特别空运来布置环境的牡丹都失去了颜色,可只有羽还真知道风天逸生气了,而且气的不轻,羽还真下意识的摸了摸西装裤袋里的手机。

风天逸确实很生气,他从早上起床发现羽还真仍然没有回家就开始生气了。风天逸刚开始以为羽还真只是无聊了闹点小脾气,可是无论自己如何打电话对面总是忙音。到公司堵人发现整个公司的人都放假了,风天逸才开始慌张了。原本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万多平方千米的城市突然就大的不着边际,竟然连羽还真在哪他都找不到。风天逸调动关系查到了羽还真居住的酒店,可是酒店的服务员为了保护隐私并不让他上楼,因为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去他妈的普通朋友!

风天逸的到来并没有多受欢迎,反倒因为他嚣张的样子收到许多女士内心的不满。

“羽组长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风天逸看了眼沉默一旁的羽还真,将他一把拉起,手上握的紧紧的,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论身高羽还真并不矮,可是和风天逸站在一起仍然是矮了半个头,包括从气势上。

“我是他男朋友。”这是风天逸出现过说的第二句话,他故意无视了羽还真瞪大的双眼,“哦对了,很抱歉打扰你们的聚会,今日晚餐我请,你们随意。”

tbc
=========

【逸真】他和他的故事02

写在前面
ooc 现代AU
写这篇文的时间线有时会参照现实时间
========
他和他的故事02

作为程序组的组长,羽还真的能力毋庸置疑,可是今天在上班期间已经第三次出错了。向来几分钟就能搞定的电脑车工程序模拟,现在却是来回的重复着错误的步骤。

趁着羽还真去茶水间泡咖啡的空档,有大胆的姑娘关心的跑去询问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羽还真看上去那么情绪低落。

羽还真搅了搅杯中的速溶咖啡,抬眼笑笑,透过成熟的眸子还能看得出早些年天真的模样。问话的姑娘瞧着羽还真成熟与纯洁相结合的脸庞羞红了一张俏脸。

“其实……组长你心里有什么难过的可以说给我听听。”

“也没什么。”羽还真提起杯,咽下满口苦涩,“不过就是分手了而已。”

羽还真分手的消息被一些好奇的听墙角们传遍了整个公司上下。在羽还真不知道的情况下,全公司的单身女性进入了一种备战状态。

关于感情,羽还真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人,甚至可以说是迟钝。作为一个长相优质,待人以诚的男生,羽还真上学时候并不是没有女生追求,可是迟钝如他,对于女生的含蓄示好只当做是普通同学间的亲切交流。当时也只有风天逸是主动大肆的追求逼得羽还真毫无招架之力最终只好妥协。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羽还真一直认为自己是没那么喜欢风天逸的。

距离风天逸上午发完的那阵火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风天逸已经平静了情绪。风天逸冷静下来后,他想着以羽还真那家伙的个性,说出这种话也不过是闹闹小脾气而已,自己没必要和一个傻瓜置气。大家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可能离得开自己。想到这里,他又端正的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助理送来的报表。

可是风天逸手下的人并不这么想,在他们看来他们的董事长今天很不对劲,董事长已经看向身边的手机好几十次了,要是放在平时,哪有可能这么不专心。

风天逸头一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他赶进度似的做完了所有的事情,推了所有的应酬,决定今天准时下班,早点回家看看。

按下指纹,房门自动打开。风天逸以为自己会看到熟悉的身影,闻到扑鼻的饭菜香味。可事实上,迎接他的只是脚下冷冰冰的瓷砖地面和只有十分安静下才能听到的来自电子钟的嘀嗒声。

风天逸有些慌神,顾不上脱鞋直奔向卧室,打开衣柜门后看见里面羽还真摆放整齐的衣物和仍然还在的行李箱,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而后又跑进工作间看到工作台上一个不少的工具,风天逸才完完全全的放下心。
风天逸这才想起今日是月中,羽还真要去公司交接工作。

风天逸拿起手机拨通了羽还真的电话,没响多久就被接通了,可是接电话的人是个女生。

“喂?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他朋友,阿真呢?”

“啊,今天的程序出现了错误,羽组长现在还在忙着修改程序呢。”

“那他什么时候才会下班?”

“这就说不准了,快的话也得要一个多小时呢……”

没等对方说完,风天逸就挂了电话。他想着今晚怕是等不了羽还真回来做饭,便拿起电话订了一份双人餐,打算等羽还真回来一起吃。

风天逸一直等到日落月升也没等来羽还真。期间他也打过电话,可是那边或许太忙,根本就没人接听。头顶上的灯光以一个三角的形状打落下来在风天逸的沾了发胶的头发上照射出一圈好看的圆。风天逸放弃了等待,打开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餐,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硕大的空间在此刻显得无比的安静可怕,唯一灯源下的餐桌就像是一座孤岛。

自从风天逸工作步入正轨后,就再也没吃过外卖了。在那之前,风天逸还是个被家族架空的大少爷,他为了证明自己,索性背着家族偷偷的在外办了一家服装公司。那时的风天逸心高气傲,总想着闯出一个名堂,可是小公司哪有那么容易成功。两个人整天忙的连轴转,很快钱也不多了,只能去超市囤一大堆的泡面,有时候夸张到两个人连续几个月只吃泡面,风天逸的胃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

后来风天逸终于挣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他想着要带羽还真出门吃顿好的,最后却是被羽还真拉去了超市,买了好多新鲜的食材回去在那个小小的破公寓里烧了一桌大菜。从此以后,羽还真就承包了风天逸的胃。

可是风天逸越来越有钱,越来越忙。忙到每个月在家吃不了几顿饭。羽还真一个人呆在这个几百平米的复式小高层里心空的像是透了风。

羽还真一遍遍校对着电脑里的程序和手上的机械图纸,可是怎么都对不上。他原本打算了一早来公司交完任务就回家收拾东西,可是没想到临时出了岔子,只好呆在这里加班,就连耳边听到了手机铃声响起也没有时间去接。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做完手里的活出门找家酒店睡觉。

就在羽还真好不容易完成了所有的任务打算离开时,被同事给叫住了,说是明天是中秋,大家都是在外打工的孤家寡人,干脆一块儿出门吃饭赏月。羽还真想想自己每个月也只来公司几次,其他时间都在家里工作,和同事的关系并不亲密正想拒绝,可是想到自己现在孤身一人,与其呆在酒店里一个人发愣,还不如一起热闹一下,也就点头答应了。

tbc
======

【逸真】他和他的故事(冷战梗 分手梗)

写在前面
一时冲动的产物 ooc有 文笔没有
人生已如此艰难 写着写着就像报社
只要别让我更何时归 我的脑洞就如泉涌一般刷刷刷
我是话唠,可是下笔如残废
喜欢请留言 请给小红心~
============

天色渐暗,暮色低垂,炉子上煲着的汤噗噜噜的滚着,羽还真切了些香葱放入其中,顿时香气扑鼻。羽还真关了火,将这最后一道菜摆上桌,却用盖子将菜一个个仔细盖好后,又进屋将收下的西装T恤叠好挂好,最后才到自己的工作间开始画自己的工作图。

羽还真是个机械设计师,他对于机械的制造有着过人的天赋以及超过常人的热情。这世上能让他觉得开心的事情之一就是研究各种机械,如果可以,他能够在自己的工作间几天几夜不出门,就为了研究设计出新型的模具机械。

等羽还真整理好一切走出工作间时,月亮早已爬上了天空,华光铺洒在大地,从高级公寓的顶楼向下望去却不及街道川流不息闪烁的车灯来的亮眼。

羽还真抱着双臂在落地窗前站了半晌,才转身趿着拖鞋走向餐桌开始了晚餐。用餐期间许是屋子太过安静了,羽还真夹了好些菜在饭碗里,又舀了碗汤,端着走向客厅打开了电视机。羽还真将电视音量调到最响,窝在了沙发里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今天是周二,在这个尴尬的时间里并没有什么有趣的节目,有的只是一些裹脚布长的婆妈肥皂剧,可羽还真还是很认真的看着,起码看上去是这样。

就这样就着无聊的电视,羽还真一口接着一口慢慢地吃完了渐冷的饭菜。

趁着广告期间,羽还真收拾干净了碗筷,将剩下的菜和几乎没喝的汤重新加热好又分装在干净的餐具里,整整齐齐的码在餐桌上。

做好了这一切,羽还真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着时间已经不早了。手机没有一条未读短信或者未接电话,他打开了玄关处暖黄的小灯后,就关上了所有的灯源回了卧室洗漱休息了。

风天逸是带着酒气回家的,白日里出门时穿着整齐的那套价值不菲做工精细的深蓝色三件套西装,现下早就被他揉得皱巴巴,领带解开后松散的挂在脖子上,衬衫的领口为了散热也大敞着裸露出胸口结实精壮的肌肉。

风天逸靠着墙揉揉眼睛,在鹅黄色的小灯下习惯性的先左后右的换了拖鞋走进客厅。随着开关“啪”的一声,客厅的水晶灯闪着晶莹剔透的光照亮了大半个屋子。风天逸一眼看了左侧餐桌上留着饭菜,想着自己前面在朋友孩子的周岁宴会上除了和人周旋尽是喝酒了。他拉开椅子坐下,盛了碗还留有余温的鸡汤,呼噜呼噜几口就下了肚子。又吃了好几口菜,喝了碗粥,抽出纸巾抹了抹嘴,坐在椅子上歇了好一会儿。

风天逸耙了杷头,留下一桌的残局走向卧室。没走几步,想起有事还没做,又往回走关了灯再去轻轻的打开卧室的门。

羽还真早已经睡下。卧室的空调温度开的很低,羽还真背对着门将自己用空调被裹得紧紧的睡在床沿边。

风天逸走进洗手间敷衍的洗了洗自己的脸和手,带着还未消散的酒气也躺上了床。他平躺在床上,两手在肚子上十指交叉握着。他想,羽还真就睡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床沿到自己的距离就像隔着天堑。

风天逸转了个身背对着羽还真刷着微信朋友圈。这么多年下来,羽还真和风天逸两人的朋友们大多都已成家,大家朋友圈里晒的也多是些生活上的点滴,太太们今日去做了头发,先生们又转发了交友经生意经,妈妈们时不时感叹小儿难养。

从头刷到尾,风天逸把消息零散的看了一遍,手机屏幕来回开关好几次。

风天逸放下手机充电,又转了个身。

黑暗里,风天逸注视着羽还真的背影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风天逸将身子向羽还真挪近了一些,两人就像是两只并排的虾子。听着窗外偶尔开过的汽车声,风天逸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羽还真醒来的时候风天逸还在睡觉,他换了衣服出门晨跑。跑到每日必经的早餐小摊上,老板娘热情的招呼他。

“还真最近怎么都起的这么早啊?”

“嗯,总是在家呆着人都懒了。”

“早餐还是老样子?要给你室友带一份回去吗?”

“不了。”

指纹解开大门,不出羽还真所料,风天逸已经出门了,空气里还留存着他的香水味。
这几年随着风天逸生意越做越大,他变得越来越忙,羽还真与风天逸能静静坐下来交流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时间都是像现在样羽还真睡着了风天逸还没回来,羽还真出门买个早点,风天逸已经走了。头几年风天逸也会发短信告知羽还真自己会晚些回家,或是自己要去公司不用准备早餐,可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这样。

风天逸年纪轻轻成了南羽都最有钱的黄金单身汉。加之帅气多情的外表,追求风天逸的姑娘可以绕南羽都好几圈。用句网络语来说,多的是想要给他生孩子的姑娘。

“也许,他该有个正常的家庭。”

风天逸是在开会的时候收到的羽还真的短信。一直以来,羽还真都很懂事的不去打扰风天逸的工作,甚至连短信都不会在上班期间发。所以当风天逸看到短信署名羽还真时,心里确实有一点开心,却又担心会不会有什么急事才会让羽还真选择打扰自己上班。

风天逸暂停了会议,背对着公司董事打开了手机短信。可是信息里短短的五个却让风天逸气的砸了手边的杯子。

会议材料被扔了一地,座位下的员工们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他们看着向来骄傲稳重的董事长此时像个迷惘的孩子。

信息里并没有什么复杂的语言,只是正常的黑体字在白色的背景面上显得格外刺眼。

“我们分手吧。”
=============
作者有话说:
话说大家是希望到这里就结束,还是再写个后续啊?
因为是一时冲动的脑洞,并没有设定那么多东西。所以到这里完结也是可以的。如果觉得还应该有个后续,大家可以给些意见,不过大概也是两三章就完结了。